曾讓知名導演在臀部簽名的日本女艷星,竟選擇下嫁給宅男...

原標題:曾讓知名導演在臀部簽名的日本女艷星,竟選擇下嫁給宅男...

前不久,日本寫真女星壇蜜的婚訊,成功引發了日本全網的大討論,很多媒體都認為,這位被稱作是日本“寫真界異類”的女星,做出的每一次人生選擇,似乎都讓人有些出乎意料。

就拿她這次結婚對象清野通(清野とおる)來說,這位39歲的漫畫家因為發售超過20萬卷的漫畫《東京都北區赤羽》而小有名氣,然而在與壇蜜結婚的消息傳出之前,就連在日本也很少有人會關注這位80后的漫畫家的個人生活,網絡上關于他的個人信息寥寥,甚至他近些年出鏡時,永遠以口罩身份示人。

就連在社交網絡上官宣婚訊時,這位漫畫家還拉著新婚妻子,一同以漫畫頭像身份拍出合影,也是讓人感到他是很難接觸的“怪咖”了。

然而偏偏的,日本人心目中的“性感女神”,卻真的選擇以這位漫畫家的行事風格與他相處,據悉,壇蜜與清野通是在綜藝節目《櫻井有吉THE夜會》上相識,并很快發展為戀人關系,今年兩人終于結束兩年的拍拖,并在東京都北區登記結婚。

一個是宅男,一個是宅男女神,難怪消息一出,似乎整個日本的宅男界都跟著轟動起來了。

當然,作為這段婚姻中最大的聚焦點,壇蜜從出道開始,就絕對是話題不斷的存在了,雖然在日本靠大尺度寫真賺錢的女星很多,但這一行是典型的吃青春飯的行業,一旦年紀大上一點就會過氣淘汰。而壇蜜呢?她28歲出道,并且被不少人評價“長相平平”,身高也只有158cm,然而她的名字,在日本卻永遠能與“性感”聯系在一起;據說在人氣最旺的時候,經紀人的手機每隔兩分鐘就會有人打電話進來,每天至少收到200份工作邀約,甚至還跨足男性洗發精和飲料等,單支廣告酬勞約2千萬日元,年收入超2億日元!

她的美與媚使她成為最讓日本男人心馳神往、浮想聯翩的對象,又無法單單用“風情萬種”來形容。在她的寫真集里,眼神似乎能夠展現出一切的情感。

這種風情感其實并不僅是通過她豐腴的身體展露而出,而是在她的每個細節、舉止、甚至是呼吸中由內而外的散發,厚而圓鈍的唇仿佛為接吻而生,尖尖的眼角是藏不住的嫵媚。魚形的眼睛加上弧度剛好呼應的下垂眉毛,卻意外地有種神像美,使得她的臉上雖然欲,但是不會單薄。這雙眉眼,也使得她看上去不像現代人,有種古典的味道,在綜藝節目上被主持人評價“她像是從江戶時代穿越而來”。

除了寫真集,壇蜜也時常在各種電影中擔當神秘又性感的女性,像是在演員陣容頗為強大的家庭倫理劇中,壇蜜就擔當了這樣的一個身份。

即便是做配角,壇蜜也能用自己的氣場和風韻把你的視線輕易轉移過來,2013年,在《半澤直樹》中,她只不過是以一位計劃破產的鋼鐵公司老板情婦的身份出鏡,但寥寥幾個鏡頭就讓人記憶深刻,可能只是身穿超短紅裙時的一個彎腰,就能讓影視評論家們宣稱:“壇蜜引領的熱潮讓她成為最搶手的對象,無論電影還是電視都希望有她的出現。”

而在以她為主角的電影中,她的表現力就得到了更多的釋放,她最為人稱道的作品是電影《甜蜜皮鞭》,該片由日本著名粉紅電影石井隆執導,講述一個小時候受過囚禁虐待的女醫生,白天是白衣天使,到了晚上搖身一變成了一間秘密俱樂部的常客,通過被各類男性的粗暴對待,得到心靈上的治愈。片中壇蜜大膽演出,表現力驚人,完全不像一個初入電影圈的寫真偶像。

而在電影處女作《做我的奴隸》中,她也以似曾相識的身份演繹了一位深陷欲望中的人妻身份。

她甚至出過一本教材《戀愛的法則》——讓壇蜜老師在各個劇里教你如何俘獲男人:

而壇蜜的大膽并非只在銀幕拍攝時展露,在綜藝節目里,她使溫柔也有力量感,非常難得。眼神定定地看著人,眼里有光,比十元在《失戀巧克力職人》的眼神更含蓄,那種欲拒還迎是高階的風情。簡單的擁抱就讓經歷過大風大浪的主持人瞬間臉紅到爆炸,心跳恨不得蹦出屏幕。

一個輕輕的下巴吻讓全世界女人都愛的木村拓哉耳朵泛紅,嘴角忍不住上揚。

去東京Sports電影獎頒獎禮上遇到評審委員長北野武,壇蜜主動要求他在自己的臀部簽名,北野武一邊笑言“我可是孫子都有了的人”,一邊愉快地簽了起來

為職業棒球賽開球時,嬌嗔“好熱”隨后立刻脫下棒球T恤,以高叉泳裝亮相。

她對外的公眾形象正如她對自己的定位:“我的職業就是那種,色色的姐姐。”在和清純偶像AKB48一同登上節目時,她大膽挑逗的話語讓青春偶像們紛紛只能傻笑回應,但她此刻的語氣又是如此坦蕩認真,帶著孩子氣的天真更使周圍的人浮想聯翩。

讓上節目時男人們看到她的反應永遠都是:

然而在私下里的壇蜜,卻真的是這個樣子嗎?你或許很難想到,這位性感女神,在成為寫真女星之前,所做的職業竟是與死亡打交道。

原名齋藤支靜加的她,在大學畢業后本打算跟母親的朋友合伙開甜品店,但對方突然去世,受到震撼的壇蜜認為,“既然克服不了對死亡的恐懼,不如干脆離死亡近一點”,于是她去喪葬學校進修,成為了一名殯儀師。

除此之外,她還教過漢語,也是很多才多藝了。

而在2010年,剛剛通過素人評選,從幾千人中脫穎而出,成為 游戲《如龍4》女公關角色的她,改名為壇蜜,意為佛壇與呈貢的甘露。從此,她像是把自己毫無保留地供奉給世界的貢品,開啟了寫真之路,僅僅兩年之后,異軍突起的她就成為了日本當仁不讓的情色女皇,而此時的她已經32歲。

但雖然外表上她仿佛是欲望的代言,但如果不是紀錄片《情熱大陸》的播出,可能沒有多少人能夠了解到壇蜜的內心世界,而也許只有了解到了她的內心世界,才能懂得,為什么在39歲時,壇蜜選擇了這樣低調而平淡的歸宿。也許是年輕時做過入殮師的緣故,她連生、死都看淡了,而又何乎欲望呢?

在紀錄片中被問及對自己現在的人氣作何感想,她開玩笑又不無悲涼地說:“這個世界太病態了吧。除了寫真女我什么都做不了,所以才放大自己的妖嬈來取悅各位看官”。

等看得通透了,好像這一切都是鏡花水月,已經無法讓她產生波動,導演讓她“解開紐扣,把肌膚露出來……開始脫下面”,這些要求她極為順從,“要我怎樣我就怎樣”,長久以來她就是這么說服自己的。

而在工作之外,你會發現她極靜,穿著樸素,欲望很少,她說到童年、職業、夢想,語氣淡淡,像在下雨天讀戲劇旁白。“坦徹心扉還是坦蕩身體?真實還是虛幻?”這樣充滿佛學意味的思考從一個寫真女星嘴里說出來有一種驚人的反差。

勾人的身體,靜美的臉龐,少女般天真又溫軟的姿態,老人般滄桑又疏離的心。一個人如何能將世俗與出世結合在一起,用她的一句話:“切斷了自我與外界連接的電源。”而這種物哀的個性,倘使早生些歲月,她或許就將成為日本頹廢年代里,太宰治等大文豪追逐和描摹的對象吧。

她似乎學會了一種上帝視角來看自己,把自己的身體當成一個漂亮的容器,她忘記了自己,沒有想做的事、也沒有期待的人生,覺得自己“也是可以別人活著的吧。”她的溫軟柔媚卻又帶著“色即是空”的開悟,令人有種說不出的寂寞和感傷。而也許這才是壇蜜最為神秘和引人著迷的方面吧。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亚洲va,天堂va,在线v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