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分析 | 要不要給孩子打疫苗,正在成為Google和Facebook的大麻煩

原標題:焦點分析 | 要不要給孩子打疫苗,正在成為Google和Facebook的大麻煩

除了政治假新聞, Facebook 和Twitter、YouTube上也從來不缺流言和陰謀論。

在扎克伯格接受了國會關于劍橋分析假新聞的嚴厲質詢之后,他的另一個麻煩已經開始顯露。

在他所擁有的平臺上,呼吁不要給孩子打疫苗的聲音持續高漲,這類言論同樣存在于Google和 Snapchat 上。它從部分喜好陰謀論的小圈子中擴散開來,動員了大量的父母,引導他們走上街頭去左右立法,并導致了部分國家傳染病患者數量的激增。現在,這股勢力以意想不到的方式影響了科技公司處理信息的方式,并對它們一直以來的價值觀提出了挑戰。

12 月 5 日,一名薩摩亞男子因在 Facebook 等社交媒體上發布反疫苗內容而遭逮捕。這位名為埃德溫·塔馬塞斯(Edwin Tamasese) 的反疫苗人士被控訴“煽動群眾反抗政府命令,且無視當局的屢次警告”。

塔馬塞斯未受過醫學訓練,卻在 Facebook 上抨擊對麻疹的預防接種,甚至提倡江湖術士療法,例如以木瓜葉萃取物或維他命 C 治療麻疹等。他 在被捕前的最后一則貼文聲稱,政府強制為民眾施打疫苗是犯下“對我們人民的最大罪行”。

這則缺乏科學根據的貼文獲超過 7000 次分享、評論和互動。而同時,大洋洲的英聯邦國家薩摩亞爆發嚴重麻疹疫情,累計死亡病例已攀升到 70 人,其中大多數是幼童。

塔馬塞斯成為了社交網絡上反疫苗陣營中因言獲罪的第一人。在大多數歐美國家,“逮捕”這個級別的行動通常僅適用于在社交網絡上煽動恐怖襲擊的人。即便是宣揚白人至上主義這種已經被普遍認為政治不正確的思想,最多也只是被撤銷域名而已。

薩摩亞政府的行為代表監管者對于此類言論的耐心正在被耗盡。早在塔馬塞斯被逮捕之前,包括 Facebook、Instagram、Twitter、YouTube 等在內的互聯網平臺就已經感受到了被矛盾雙方撕扯的壓力。

陰謀論、互聯網與死亡

如果沒有 Facebook 和 Twitter,不會有那么多人知道安德魯·維克菲爾德(Andrew Wakefield),更不會去閱讀醫學雜志《柳葉刀》上那篇充滿專業名詞的文章。

維克菲爾德在 1998 年 2 月刊登的論文稱, 同時接種 MMR 疫苗會使免疫系統超負荷而導致結腸炎,甚至可能會引發自閉癥。這篇論文成為了當代反疫苗傾向的根源。

盡管多名醫學專家對韋克菲爾德的論文進行了駁斥,2004 年 3 月《柳葉刀》也以韋克菲爾德弄虛作假為由對這篇論文進行了撤稿,但是仍有許多人選擇相信韋克菲爾德的理論,現任美國總統特朗普就是其中一位。

當名人、陰謀論與社交媒體結合在一起時,能散發出難以想象的能量。2012 年,特朗普發布 Twitter 稱:“接種疫苗是兒童自閉癥大幅增加的原因。”同樣反對強制接種疫苗的還有好萊塢明星金·凱瑞、杰西卡·比爾、克里斯汀·卡瓦拉里、珍妮·麥卡錫、羅伯特·德尼羅等人。

特朗普:十年內自閉癥患者增長了 78%,不要再亂打疫苗了。

雖然訴求各異,比如有的人是支持疫苗接種,但要求給父母選擇是否接種的權利,有的人是完全反對疫苗,認為它可能會引起并發癥或違背宗教信仰,但不管怎樣,這些意見領袖確實都借用社交平臺發表了對強制接種疫苗制度的抗議,并擁有了大批追隨者。

金·凱瑞:拯救疫苗,拯救孩子,了解真相!

美國媒體《Daily Beast》引用專業人士的話稱,反疫苗團體正在變得越來越龐大,組織越來越完善,資金也更加充裕,原因之一就是“他們大量使用社交媒體”。

“社交媒體使其具有全國影響力。”疫苗研究人員和兒科醫生彼得·霍茲(Peter Hotez)博士說,它不再只是幾個州的聯合,而是勢力遍及全國。“或者你可以稱它為一個媒體帝國——他們擁有近 500 個反疫苗網站。”

2018 年,前意大利國家排球隊隊員、奧運金牌得主伊萬·扎伊采夫在 Instagram 上傳了一張女兒接種疫苗的照片。扎伊采夫寫道:“太棒了我的小丫頭,時刻保持著微笑!”然而,照片剛發布幾秒,扎伊采夫就遭到了來自反疫苗激進人士的大量攻擊。有人說他是拿了疫苗生產廠家的錢,有人甚至詛咒他女兒快些生病死掉。

效果已經顯露。 反疫苗運動經由社交網絡而興起,但它的影響力絕不僅停留在網絡上。

第一個逮捕了反疫苗人士的國家薩摩亞遠在南半球,全國僅有 20 多萬人,但 10 月中旬疫情剛爆發時,全國只有 30% 的人接種過疫苗。過去兩年,這個國家的疫苗接種率大幅下降。薩摩亞當局將原因歸咎于反疫苗陰謀論的傳播。

在社交網絡普及度更高的地區,反疫苗運動的效果也更加明顯。世界衛生組織報告顯示,美洲、東地中海地區和歐洲的麻疹疫情增幅最大。

世界衛生組織的數據 顯示,2018 年前十個月,歐洲確診了 54000 名麻疹病患,是 2017 年全年總和的兩倍,達到了 20 年來的新高。

2015 年春天,在美國已絕跡多年的麻疹造成了 12 年來第一例兒童死亡事件。今年的情況更加嚴重。2019 年開年后的短短四個月里,全美一共報道了 555 起麻疹病例,而 2018 年全年是 372 起。今年是自 2000 年美國宣告麻疹已在境內被消滅以來,麻疹疫情最嚴重的一年。

據《 金融時報 》報道,在過去十年時間里,美國不愿給孩子接種疫苗的家長數量正在上升,沒有接種疫苗的兒童數量增加了 2/3。在世界衛生組織列出的《2019 年全球健康面臨的十大威脅》榜單中,“疫苗猶豫”赫然在列。

世衛組織規劃事務副總干事蘇米婭·斯瓦密納森博士稱:“如果不采取緊急措施提高疫苗的接種覆蓋率,并確定沒有充分接種免疫、或未接受免疫接種的兒童人口水平,我們數十年來取得的進展將有可能毀于一旦。”

瞻前顧后的對抗,左右為難的處境

死亡已經使這件事情變質,但是在社交網絡上發表自己不支持接種疫苗的意見并不違法,也不違背 Facebook 等社交媒體的用戶準則。

但出于規避風險的必要,科技公司還是行動了起來。

今年 3 月,Facebook 全球政策管理副總裁 Monika Bickert 撰文稱:“我們正在努力通過減少 Facebook 上的‘疫苗錯誤信息’,并向人們提供有關該主題的權威信息,來解決疫苗危機。”

Facebook 宣布,該平臺將會拒絕廣告商在 Facebook 上發布“有關疫苗接種的錯誤信息”,并減少此類內容在提要和搜索中的權重。按照 Bickert 的話來說,有關反疫苗的群組和頁面將不會被納入 Facebook 的推薦內容中。

Google 也表示,正在改善其搜索產品,優先展示來自權威機構的、經過驗證的信息,并承諾刪除一些引誘人放棄打疫苗,接受“順勢療法”的廣告。Google 的子公司 YouTube 表示將刪除反疫苗組織的廣告,并限制某些反疫苗視頻的推薦。

Twitter 也做出了調整。現在,如果用戶在 Twitter 上搜索與疫苗有關的文章,看到的第一條會是來自美國衛生及公共服務部(HHS)的一篇“撐疫苗”的文章,而不是反疫苗內容。Pinterest 則更簡單粗暴地完全屏蔽了與疫苗相關的關鍵詞,因為在其搜索結果中反疫苗內容持續流行。

但是效果怎么樣呢?

NBC News 的記者 Ben Collins 在 Facebook 宣布調整兩周后,發現在搜索框中輸入“疫苗”,得到的結果仍然全是和自閉癥有關的內容。

圖片來源:Ben Collins

11 月,《Daily Beast》嘗試分別在 Google、Facebook、Instagram、Twitter、YouTube 和 Snapchat 幾個互聯網平臺上打反疫苗的廣告,發現 Google 和 Twitter 兩家接受了他們的廣告申請。

《Daily Beast》測試的三則廣告態度鮮明,絲毫沒有遮遮掩掩。其中一個題為“請勿接種疫苗,你需要知道真相”,另一個題為“在接種疫苗之前,請先閱讀此內容。你知道嗎?疫苗是不安全的”,第三個題為“讓父母自主選擇疫苗,實現醫療自由”,且這三則廣告都鏈接向了反疫苗組織。

Google 的工作人員批準了“不要接種疫苗”和“疫苗不安全”這兩條標語,甚至還通過電子郵件給廣告主發送了多個提示來優化它們。

而且,Google 允許這些廣告面向搜索“疫苗引起的自閉癥”、“ MMR 疫苗自閉癥”、“疫苗自閉癥”和“MMR 自閉癥”幾個關鍵詞的人,也會將它展示給搜索“疫苗接種”、“流行性感冒”關鍵詞的人。根據 Google 的分析,僅搜索“疫苗”一個單詞的用戶點擊廣告的次數最多。

Twitter 更是將三則廣告全部批準通過,并顯示了#疫苗不安全、#疫苗導致自閉癥、#請勿接種疫苗等話題。

Google 隨后道歉稱,是公司的廣告審核系統出了問題,反疫苗廣告不應該出現。而 Twitter 沒有回應。

但事實證明,反疫苗人士不僅可以利用互聯網平臺輕松打廣告,還可以通過它們募資。

著名的反疫苗機構“兒童健康防御委員會”在 Facebook 的慈善活動 Giving Tuesday(慈善星期二)上籌集了 2.2 萬美元。 籌款頁面顯示:Facebook 和 Paypal 聯手匹配了 Facebook 用戶進行捐款,最高不超過 700 萬美元。

兒童健康防御委員會在 Facebook 上貼出的一張籌款 50 萬美元的照片

該組織還從“亞馬遜微笑”慈善計劃中獲得了數額不清的資金。 彼得·霍茲博士評論稱:“亞馬遜基本上已經成為了他們的武器……從許多角度來看,亞馬遜就 是一個反疫苗網站。它甚至還出售偽造的反疫苗書籍。”

今年 2 月,當你在亞馬遜上搜索“疫苗” 時,會得到一個以反疫苗內容為主導的頁面。在搜索頁面上列出的 18 本書和電影中,有 15 種含有反疫苗內容。其中包括著名的反疫苗紀錄片《Vaxxed》和《Shoot'Em Up:關于疫苗的真相》。這些影片還供 Prime 會員免費觀看。

3 月,亞馬遜從 Prime 視頻的搜索結果中刪除了這些紀錄片。但現在看來這樣的冷處理根本澆不滅網站上反疫苗的熊熊烈火。

世界正在加速割裂,一個平臺的不同群組之間水火不容。雖然 2019 年傳染病患者數量激增,反疫苗的家長們仍然不遺余力地聚集在 Twitter 的話題里、立法者辦公室的門前,希望改變現有的疫苗接種制度。在一方徹底被另一方說服之前,科技公司也只能繼續在撕扯中保持沉默。

題圖來源:visualhunt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亚洲va,天堂va,在线v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