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童文學:讓孩子站在巨人肩上眺望人生

原標題:兒童文學:讓孩子站在巨人肩上眺望人生

從“左邊畫個龍龍,右邊畫個蟲蟲”

到“小了白了兔,白了又了白”;

從眨眼睛變發色到學貓叫……

沉迷于各種小視頻的小侄女,

讓我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當下文化多元、東西方文化激烈碰撞,加上網絡游戲、小視頻等的影響,不少孩子不但在文化素養方面出現嚴重“營養不良”,而且還不同程度地表現出浮躁、迷茫等心態。青少年作為國家的未來和希望,總要在基本的物質需求外,保持一點精神追求。

研究歷史與哲學的同學,平時沒事老愛跟我懟:“文學之于社會生活,就是蛋糕上的一塊黃桃,麻辣燙里的一勺湯;兒童文學之于文學更是一種點綴”。我不同意這種說法。在我看來,當今社會生活中,文學的存在,尤其是兒童文學比任何時候都有著更為重要的意義。主要表現在以下兩個方面:

1、有助于家長呵護孩子內心小宇宙

孩子作為客體,存在于人世,大家都明白。但是除了客觀世界,孩子的內心還有一個精神世界。作為成人的我們,往往被孩子的外形所蒙蔽,而忘記每個孩子內心都有一個“小宇宙”。這個小宇宙理應由“純良”“美好”“溫暖”等詞語來填。但是作為大人的我們可能忙于工作,抑或假以所謂 “正確的教育”,給孩子提供不正確的養料,以至于歪曲了孩子內心世界。幸好在不少兒童文學的著作中,我們可以看到作家們拿起筆桿作為武器,對抗不美好,呵護孩子的內心宇宙。

無論《草房子》《山羊不吃天堂草》中,還是在《青銅葵花》《細米》中,曹文軒對苦難與美德的探索與堅持,對故事中小主人公心靈歷程的描繪,重新定義了這個時代的真善美,也重塑著孩子應有的心靈坐標。這是他的價值擔當,也是他的美學貢獻。

弱智或者傻子是世界文學中一個經典的敘事視角。曹文軒另一部經典作品《丁丁當當》則以現實性敘事,有效屏蔽了世俗社會的功利和丑陋,只留下生命中的善良、美好和單純。因為傻,不含雜質的美和善才有了邏輯支撐。這部作品,是對今天這個功利和算計時代無聲的批判。從這個意義上來說,丁丁、當當形象的塑造,其思想意義也因此而超越了兒童文學,甚至是文學。

2、有助于孩子找到生命的溫情和詩情

除了認識自我內心小宇宙,小的時候我們從書上讀到:遠古時期,我們的祖先捕獵歸來,圍爐火而坐,相互分享“斷竹、續竹、飛土、逐肉”,這是文學的起源;他們傳誦英雄,有了史詩;他們憧憬自然的奇跡,神話應運而生;他們決定吟唱出來,我們有了詩歌。

而現在的孩子在感知影像視頻帶來的沖擊時,也慢慢失去了對生活的溫情和詩情。我想,讀點文學作品,可以有助于孩子慢慢懂得:浸融著詩情的憂郁,往往會凈化人的靈魂。我們也堅信詩意的悲愴,慢慢也會使孩子趨于崇高。

新中國建立70周年,中國在巨變,中國文學與中國兒童文學也在巨變。以《金波60年兒童詩選》為標志,這是一個重要的文本依據,對中國兒童詩的總結與發展,具有特殊的意義。這是金波先生與小讀者的心靈對話,也是為孩子創作終生至今仍佳作迭出的一位長者的內心獨白。

除了金波,方衛平教授近年來致力于經典兒童文學作品的甄選和推介,選評了多個富有意義的選本,從幼兒文學,到童詩,再到此番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推出的《共和國70年兒童文學短篇精選集》,意義深遠。對于當下日趨主流的兒童長篇作品創作,這些經典的短篇佳作,不失為一面檢視自我的“鏡子”。

文學和科學相比,的確沒什么用處,但文學最大的用處,也許就是它沒有用處。文學的本質如同教育一樣是:一棵樹搖動另一棵樹,一朵云推動另一朵云,一個靈魂喚醒另一個靈魂。作為大人的我們,希望孩子們能站在文學這個“巨人”的肩上眺望世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亚洲va,天堂va,在线v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