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度特稿 | 袁鐘:用傳統文化價值觀推動健康知識傳播

原標題:年度特稿 | 袁鐘:用傳統文化價值觀推動健康知識傳播

整理 / 周亦川 編輯 / 袁月

【搜狐健康】一個人追求健康的動力究竟是什么?在中國醫師協會人文專業委員會常務副主委,總干事袁鐘博士看來,做好健康傳播,要考慮到國家傳統文化思維對民眾的影響。

和睦家診所曾有一名外國專家向袁鐘提了一個問題:為什么美國做手術只需要找患者一個人簽字,但在中國卻非常麻煩,需要把患者的家屬找來一起談話簽字?袁鐘回答,這就是傳統文化的影響,因為在外國人眼里,自己幸福就是幸福,而中國人要求全家幸福,自己才會幸福。

想讓我們關心管理自我健康,這往往很難,更不用說關注全國、全球的健康狀況,這時通過家庭健康入手,往往獲得不一樣的效果。袁鐘博士自己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他得知女兒懷孕消息的第一天就把煙戒了。在他看來,吸煙給自己帶來了動脈硬化、肺癌風險無所謂,但不能讓孫輩呼吸到被污染的空氣。他相信很多人戒煙的動力也是如此。

由此可見,家庭往往是我國民眾做事情最大的內生動力,那么,健康傳播也要利用好這一點。我們在做健康宣傳的時候,一方面要警示大家,疾病和不健康行為對身體的損害,另一方面更要強調疾病對家庭的影響。很多醫生談到從醫的動機,也是為了家庭,特別是孩子的健康,就是這個道理。

從民眾對“安樂死”的考慮也印證了這一點。很多人看到歐洲有安樂死,覺得中國也應該有。其實不然,安樂死需要患者“自愿”寫申請書,再由醫生執行。但在中國,一名中國老人也許并不想死,但也許家人一個鄙視,或者因為各種因素對老人愁容滿面后,老人就有了想死的念頭,這并不是“自愿”,而是對家庭文化的考慮——西方文化中安樂死是自己的事情,而我們卻是全家的事情。

受傳統文化影響,自上而下我們的民眾都非常關注把這輩子活好。廣泛普及的廣場舞以及其他大量的健康運動都在樸素地表達這一愿望。老百姓的健康動力非常強,我們要把這一點有效利用起來。

追求健康的同時,我們做好健康傳播更要提高民眾的科學健康素養。我們的手機里面最多的是健康知識,同時最不可靠的也是健康知識,容易被一些別有動機的人所利用。很多所謂的大師和專家的保健內容已經轉移到了新媒體上。

因此,做到健康知識的辨別,就需要同行評議,也需要我們提高科學健康素養。而在需要提高健康素養的民眾中,農村底層老百姓的健康問題更值得大眾傳媒關注。目前的健康知識大多來自于國外,做好健康科普,要做好疾病的預防意識,也要做好中西結合。在西醫看來,一個人是否健康要看血管、肌肉、骨骼、細胞等等;但在中醫看來,要結合春夏秋冬四季、要結合人的情緒,放到不同環境中思考。上世紀70年代有國外醫學專家指出,醫生看一個人要從生物學模式轉到生物學和社會學模式,那么,我們利用中醫的思考方式就非常有價值。

當前社會,我們總說一個人思想出了問題、健康出了問題,或者是孩子出了問題,其實就是精神秩序的問題。一項調查發現,當前賣得最多的藥是抗抑郁藥,這就是精神秩序亂的表現——未來難以預測,思維恐慌焦慮。我們在關注個人健康的同時,更要關注家庭的健康,家庭解體等等,都會對整個人體健康造成不好的影響,因此家庭健康的負面影響不可忽視。

袁鐘博士指出,我國傳統文化在這一方面很有優勢,可以有效解決各種人與人之間的關系。我們已經基本解決了物質貧困的問題,又面臨著精神貧困極其嚴重的問題,那么傳統文化就是解決精神貧困的利器。新時代的健康傳播者要把傳統文化的價值觀滲透進來,而不是單純利用冷漠的文字,這樣的傳播就非常有價值,讓健康真正“傳”起來。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亚洲va,天堂va,在线v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