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度特稿 | 楊中興:健康科普媒體賦能健康中國的實踐探索

原標題:年度特稿 | 楊中興:健康科普媒體賦能健康中國的實踐探索

文 / 醫藥養生保健報社社長楊中興社長 編 / 干玎竹

【搜狐健康】2019年12月8號的21:19的時候,朋友圈中一條簡短的消息火了。人民醫院吳醫生發了一個朋友圈,簡短幾個字,“瓜皮,給病人看心電圖,結果有病人舉報我上班炒股”。一看人民醫院這位醫生應該是四川籍的,四川方言瓜皮就是傻子的意思。

兩分鐘后,馬光遠先生在頭條轉了,附上表述,“如果心電圖像A股肯定是沒救了”。馬光遠先生的頑皮不是今天聊天的主題,醫生寥寥幾個字給了我們一個忍俊不禁的場景,也讓我們每個人都能想到一個醫生在工作過程中的場景。

醫生的專業不被普通大眾所理解的那種感受,病患對醫生需要高度敬業的期許,醫生不被理解的無奈,在寥寥數語當中都表達了。

一般來說,理性的聲音和大眾情緒在傳播過程當中的勢能是沒法相比的,但是在這個小小的誤會中,在人們的莞爾一笑中,沒有任何一個人對另外一個人的怪罪,很有意思。我們看到這個以后接下來就是點贊、傳播、分享。

這就是我認為的健康科普類媒體在健康中國戰略中能為健康中國行動的賦能方式:用好語言,站好角度,講好健康中國故事。

《醫藥養生保健報》1999年創立,那年也是張朝陽博士從美國回來創立搜狐的第二年。那年張朝陽博士被稱為中國互聯網第一人,在全國的演講廣受歡迎,一票難求,影響了中國互聯網一代人。那一年我在雜志上看到一篇未經張朝陽博士證實的訪問,說原本含蓄內斂的張博士展現出熱情奔放,在天安門廣場玩滑板,上各大電視節目,接受采訪,參加各種論壇,樹立個人品牌。當時報道說張博士說樹立一個人的品牌比塑造一個公司的品牌容易有效,今天搜狐的成功證明了這一點。

現在打造IP成為非常時髦的詞,每個很好的IP背后都有漫長的很大的產業鏈。很遺憾我們在1999年創刊的時候沒有意識到這一點,沒有及時領悟到這一點。2012年農工黨十五大以來把積極推進健康中國和美麗中國建設作為工作主線,并在十六大的時候寫入新的黨章,成為全黨同志矢志報國的奮斗目標。

作為農工黨中央主管主辦的《醫藥養生保健報》社,我們秉承保持了由于歷史傳承和延續,農工黨形成以醫藥衛生、人口資源和生態環境領域高中級知識分子為主體的特色的那份含蓄和內斂,當然這樣說有點厚顏了。我們在全國有17萬黨員,相當大的比例在醫衛戰線。他們都是專家,有相當淵博的專業知識、豐富的工作經驗、大量的各類病例數據,他們的真知灼見分享都能造福于我們的讀者和群眾,然而我們沒有做好這些專家IP。

上次在和我們黨中央醫衛委副主任支修益教授討論時,他說,我們不發聲就有人發聲,因為我們沒有發聲,導致出現了張悟本、林光常之類的偽專家出現。

我們在今年做了一個調整,從報社內部開始,選了一位相當優秀的醫學編輯姜峰。他推出“姜大夫在線答疑”欄目,回答讀者的各類健康問題咨詢,受到很多讀者的歡迎,也收到很多來信。姜峰現在已經是我們讀者朋友喜愛的老年之友。

健康類的行業媒體打造醫衛工作者、專家的IP,讓他們被熟知,讓他們的專業知識也被熟知,因為一個專家了解一類,一些健康知識,我想這也是我們健康類媒體為健康中國戰略行動的一種賦能。2015年我得知可能要到《醫藥養生保健報》工作的時候,特別惶恐、害怕,我不是學醫的,更沒有媒體從業經驗,害怕做不好這份工作,就很惶恐。

我從編輯部要來一些讀者來信,找到了陜西寶雞的王慧慈老先生的聯系方式,我打電話給他,我想知道他為什么會訂我們的報紙,我們應該怎么辦報?

王惠慈老先生告訴我、他在某次和朋友郊游后,胃一直疼,吃了很多胃藥,看了很多醫生,沒有緩解。一次在圖書館看到我們的報紙,上面有一則小知識,說胃不舒服,用了一味并非治療胃藥的藥物,好了。他照做了,很快就好了。于是他就一直訂閱了我們報紙,把每期有用的內容都剪貼下來。并把我們的報紙,從當年的第一期到最后一期,自己線裝成冊。這讓我無比感動,也找到了到報社工作的信心和動力。對我們的讀者充滿敬畏之心,他會告訴我們如何辦好報。

我想做有用有益于人民的健康內容,推廣良好的健康文化也是我們健康類媒體賦能健康中國戰略實踐的一種方式。

2019年5月、中國工程院程京院士在大健康與金融行業峰會上說,“國人健康應該抓兩頭,盯中間。一頭是小孩,另一頭是老人,關于老人,要抓慢病。”

據統計,現在我們有2.782億老年人,慢病已經成為影響老年人身心健康的重要問題,提前做好預防,讓老年人少得病、晚得病,最好不得病,做好老人慢病管理,是一個非常大的挑戰。

《醫藥養生保健報》創刊以來服務的目標人群就是中老年人群,主要是60歲以上的老年人群。我們報社的各位前輩和同仁堅持了20年,服務老年人群,做健康科普。

這讓我想起2016年原來《人民日報》副總編輯現在駐港辦的副主任盧新寧在北大中文系畢業生畢業典禮致辭時說,“無論中國怎樣,請記得:你所站立的地方,就是你的中國,你怎樣,中國便怎樣,你是什么,中國便是什么,你有光明,中國便不再黑暗。”

我想作為健康類的媒體,我們服務好我們服務的人群,服務好近3億和逐漸增多的老年人群體,服務好他們也是我們賦能健康中國行動戰略落地的一個大的部分。

在今年《醫藥養生保健報》和中國紅十字總會事業發展中心聯合推出“寸草報春暉,曜陽助老情”行動,在全國五千家養老公寓給他們捐獻報紙,建圖書館,目前影響人群達280多萬,很受歡迎。

我專門去調研了一下,當地的老人們非常開心地跟我聊天,表達感謝。但是他們表達感謝的方式讓我不知道該開心還是難過,他們說,“你們這么好的報紙這么好的內容為什么沒人知道?為什么不早點送過來?”

兩個月前我參加百度百科醫典的發布會,支修益教授演講中說到,我們專家、媒體不發聲,就會失去健康宣傳領域陣地。偽科學和偽科學健康知識有一整套完整的包裝團隊,各大媒體的沉默助長其泛濫,而我們真正的專家在這方面缺乏應有的位置。

讓我們齊力合作,高高舉旗,敢于以健康中國國家隊的名義發聲。回到《醫藥養生保健報》,囿于我們的能力和聲量,雖然不敢以健康科普國家隊自居,但《醫藥養生保健報》確實為有這歷史賦予我們使命感的機會而激動,想想真是一件美好的事情,健康科普媒體在健康中國中應該承擔這樣的角色。

《醫藥養生保健報》有20年的專業積累和內容庫的沉淀、特定的服務人群還有龐大的專家庫和醫衛戰線的專家資源。健康科普類媒體勇敢舉旗,作為健康中國戰略實踐的國家隊發聲,也是我們行業類媒體為健康中國落地行動的一種賦能。我始終堅信在正義的事業道路上,再多的人都不會顯得擁擠。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亚洲va,天堂va,在线va